返回列表 发帖

一个孩子牵起26载浓浓情谊

一个孩子牵起26载浓浓情谊



本报记者 刘思敏/文 通讯员 周顺斌
来源:深圳特区报




  26年前一个有些寒冷的夜晚,在周天麟和战友们的帮助下,来深打工的阳江农民郑辉强的妻子有惊无险地将儿子生在了笔架山南侧丘陵营地附近的黄土路上。如今,那个名叫“小军”的孩子已经长大成材。因为小军,周天麟与郑辉强一家结下了胜似亲人的情谊

  3月中旬的一天,深圳市交通局港航管理分局局长周天麟的办公室里来了几位广州的客人,他们是26年前曾在银湖旅游区工地打工的阳江农民郑辉强一家。当年在周天麟所在部队驻扎的笔架山南侧丘陵营地附近的黄土路上,周天麟和战友们帮助郑辉强的妻子生下儿子。这个降生在路边的孩子有了一个具有纪念意义的名字——小军。因为这个孩子,郑辉强与周天麟一家的情谊一直延续到了现在,整整26年。

  1

  26年后与救命恩人喜重逢

  对于郑辉强一家来说,这是一次特殊的聚会,当年开车送小军母亲到医院的司机王球来了,给大家拍过珍贵合影的部队新闻干事周顺斌也来了。这是他们26年来的第一次碰面。按着当年坐的位置,周顺斌又给郑辉强一家以及周天麟、王球拍了一张合影。26岁的小军第一次详细地了解了自己诞生的全过程。郑辉强说,26年来,虽然两家人身份地位悬殊,但却结成了比亲人还亲的友情;而周天麟说,郑辉强是他在深圳结交到的第一个广东兄弟。

  在周天麟的带领下,这一群见证小军出生的人驾车重游了当年小军父母从家到周天麟部队驻扎营地艰难求助的路线,差不多两公里的路程。因为变化太大,好不容易才找到26年前的旧地。当年郑辉强落脚的地方在银湖附近,方圆数里人迹罕至,到处尘土飞扬,能通行的只有黄土路,一到下雨天便泥泞打滑,现在已是风景秀丽、郁郁葱葱的银湖旅游区。而在小军诞生的地方,也就是今天的八卦岭一带,以前满目荒凉的景象已经被林立的高楼所代替。站在当年的地方,拿着当年的旧照片,每个人都有种时空错位的幻觉,感慨万端。对于深圳这块土地,已人到中年的周天麟、王球、周顺斌还有郑辉强夫妇,都有着特别的感情。这不仅是因为他们在深圳建设初期就在此奋战过,见证了深圳的变迁,更因为当年小军出生时发生的动人故事,让他们在体验到了人间温暖后又延续了人间真情。而对于年轻的小军来说,这块赋予了他生命的土地和土地上的耕耘者都令他无比感恩。他激动地对周叔叔说:“我们约好,20年后再到这里照一张合影!”

  2

孩子当年在军人的呵护下惊险降生

  1982年5月,郑辉强带着一帮阳江乡亲和已有5个月身孕的妻子来到深圳还被称作富城公社的地方落脚,并在银湖旅游区工地上干活。同年8月,甘肃小伙周天麟随部队从东北来到深圳,担任基建工程兵某部汽车连指导员,驻扎在笔架山南侧丘陵上一个用竹席搭成的棚子里。要不是那天奇特的经历,周天麟与郑辉强两人的世界都不会有这样的变化。

  那年10月22日深夜11点多钟,郑辉强妻子的肚痛一次紧接一次,马上就要临盆了。因为妻子肚痛无法坐车,从夜里12点开始,郑辉强只能推着自行车扶着妻子蹒跚在泥泞的土路上找人救助。那是深圳的秋天,已经很凉了,还起了风,妻子又冷又痛,走两步就要停下来,三个多小时才走了不到两公里。

  凌晨4点多,就在郑辉强几乎绝望崩溃的时候,远处微弱的灯光点燃了他的希望,那是周天麟所在连队炊事班做早饭点的灯。郑辉强把妻子留在路边,顺着小山坡向灯光跑去,碰到被狗吠声惊醒的周天麟,焦急地说:“解放军同志,我老婆快要生小孩了,你们能用车帮忙送到医院吗?”

  情况紧急,周天麟随郑辉强一路小跑来到坡下,郑辉强的妻子已经痛得蜷缩在土路上不断呻吟。周天麟见状飞奔回宿舍,叫醒下铺的司机王球,“快起来,有任务!”情急之中周天麟又想起自幼母亲说过的话,女人生孩子的时候不能受风,于是从床上拿起自己的军用被把产妇围了起来。

  产妇痛得全身颤抖,完全不能起身,已经来不及送医院了。当时周天麟还是个31岁的未婚小伙,他问卫生员:“会不会接生?”卫生员是个小伙子,哪见过生孩子,“不会。”周天麟又问一位来探亲的四川家属,“会不会接生?”家属回答:“生过孩子,但不会接生。”

  这时下起了小雨,连队的战士们都闻讯赶来,有人举起被子把产妇围着,有人撑着伞为产妇遮风挡雨。就在大家都手足无措的时候,那位家属提议,让产妇的丈夫从背后将其托起,使产妇保持着半蹲的姿势。而周天麟则打开郑辉强随身携带的一个黑包,取出两件的确良衬衣放在一个尿素袋上,垫在产妇身下。这样紧张的阵势,在场的所有人都还是第一次经历。每个人都在焦急地等待,每个人都在心里祈祷着母子平安。时间似乎已经停滞了,也不知过了多久,随着产妇挣扎得越来越剧烈,一阵清脆的婴儿啼哭声突然划破了夜空,孩子出生了!孩子在十几双关切的眼光中落在了周天麟双手捧着的袋子上。因为缺氧时间过长,孩子的小脸已成绛紫色,而产妇也异常虚弱,情况依然十分紧急。这时王球开着解放牌卡车赶了过来,大家七手八脚地把产妇扶上驾驶室,周天麟双手捧起一团血红的婴儿递到产妇怀中,命令“赶快送往医院……”

  郑辉强说,让他最为感动的是,周天麟还是个未婚小伙,却不顾避讳把自己的被子给产妇用。而周天麟则说,在那种情况下,不管是谁,碰到这样的事都会奋力相助。为了感谢救命恩人,郑辉强给孩子起名“小军”。那床包裹小军母亲的绿色军被,被郑辉强一家当宝贝似的珍藏至今。

  3

  在感恩中

  传递爱心

  这件事后,周天麟和郑辉强成了好朋友。周天麟说,正是有千万个像郑辉强一样的外来打工者,深圳才有今天的辉煌,他们是非常值得尊敬的。后来,郑辉强面临人生困境时,周天麟数次慷慨解囊,还曾借钱帮郑辉强渡过难关,让小军他们四个兄弟姐妹顺利完成学业。说到这些,郑辉强眼里泛着泪光,“我是个农民,我不知道自己能活多长,但在我的有生之年,我一定不会忘记老周在我那么困难的时候一次次伸出援手,就是亲兄弟也做不到这一点呀!”

  如今,郑辉强在广州安了家,开了间小厂,过上了小康生活。

  周天麟的办公桌上摆着一尊雷锋像。他说,雷锋精神影响了他一生。当年他还被评为某师政治部“雷锋式的战士”,当时也是军人的牛云因此注意到了他,两人后来相识相恋,牛云成了周天麟的夫人。

  更令周天麟欣慰的是,一出生就落到自己手里的小军也延续了这种精神。

  小军如今已长成英俊挺拔的小伙子,中考以高分考进翠园中学,又顺利进入中山大学修完环境专业,毕业后就职于一家德资公司。在周叔叔的影响下,还在大学时期小军就频频参加各种志愿者活动,即使在工作最繁忙时,他也从不间断义工工作。听完自己的出生经历,小军很激动。他说,小时候听父母提起过这件事,但从没有这次这么详尽,周叔叔是这个世上第一个迎接自己生命的人,是他学习的榜样,除了感恩,他更为有这样的叔叔而自豪。

  促成这次聚会的深圳某公司总经理宋功友则感叹说,他相信只要是善良的人,都一定会被这个持续了26年并会一直持续下去的故事所感动。他说,不管身份如何,人总是需要互相关怀的,在周天麟和郑辉强两家人身上,他看到了一种最朴实的价值观,这是人间最美好的事情。
行有不得,反求诸己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