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断电视台黄金时段的方丈

买断电视台黄金时段的方丈

北京青年报记者 李彦春


  福建电视台2000年黄金时段招标会,为了禁毒和环保,鼓山涌泉寺方丈普法禅师用80万元买断广告时段……
  普法禅师,上海人,初中始习佛,高中毕业入闽南佛学院,1985年进漳州瑞竹岩寺庙苦修。1993年下山,辅佐师傅妙湛,成为涌泉寺监院。1997年升为方丈,同年荣任福建省人大代表。



和尚竞标开了中国电视广告先河

  1月22日,福建电视台2000年黄金段位广告招标会在福州外贸中心举行,250余家广告客户,400多家企业代表云集。一蓄须僧人身穿袈裟,颈环佛珠,与弟子落坐第一排。他们是从人代会上赶来参加竞标的。

  《福建新闻联播》前15秒广告分两个单元,前一单元5个月,标底60万元。后一单元6个月,标底72万元。竞标第一单元时,僧人静观不动。第二单元开始,弟子举起001号牌。

  拍卖师介绍蓄须僧人:“他是鼓山涌泉寺方丈普法禅师,此次竞标是为做两条公益广告——宣传禁毒和保护野生动物,即戒毒、戒杀,以实现新千年自然环保和心灵环保两大心愿。”

  此话一出,掌声响起,标牌纷落。只有在第一单元竞标成功的198号举牌。

  普法弟子举到78万时,普法凝眉:“坏了,我要卖庙了。”此时,198号单位人员打开手机用闽南话请示领导:“我们在跟鼓山方丈竞争,现在价码是80万。”“我们不要了,让给他。”领导指示。仅两个回合,普法以80万元的价格折桂。当下有记者采访198号为何放弃?答:“如果影响了出家人做善事,于心不忍。”

  折桂的普法应邀上台,先施佛礼:“感谢诸位把黄金时段让给我,帮我实现心愿。80万对我来说是个不小的压力,但本寺愿为净化社会竭尽绵薄。”随即,普法把象征吉祥的铁树果赠给竞标者——一谢谦让,二祝事业如千年铁树,常盛不衰。福建电视台广告部主任吴志明受了感染,他跳上台,当场捐出2万元支持普法。事后,吴志明后悔:“我若当时留给大家15分钟捐款,今天普法就不至于象‘俗人’一样为钱着急了。”

  吴志明虽一时失策,普法却不失时机地告诉在座:“2月4日除夕夜,本寺拟举办新千年敲钟活动,此活动旨在禁毒,是为警示钟。所筹款项全部交给‘中国禁毒基金会’,希望在座支持。”当下,有企业表示“愿为敲响警示钟”尽力。普法念声“阿弥陀佛”,隐去。招标会结束了,全体竞标者合影时,独缺普法,此时他在人代会上递交11名代表的联合提案《关于发起成立福建省禁毒基金会的议案》。几日后,西方媒体称普法之举“开了中国广告先河”。

  记者采访吴志明:“黄金时段让给普法,意味电视台损失100多万,你怎么考虑?”吴志明直言不讳:“眼下损失,长远受益。电视台也需要道德形象的包装,媒体也是品牌。”吴志明话出有因,据他介绍,国外《广告法》规定,媒体每年要有10%的广告为公益广告。

  2月4日,普法身披“世纪钟声心灵环保”的红色绶带,对芸芸众生:“净化心灵积功德,千年心愿今时还。”该日撞钟108下,收入718000元。现已全部移交中国禁毒基金会。

我这个和尚当得累啊

  3月14日,记者在福建漳州南山寺见到普法,他正输液。话题就病体展开:“我这个和尚当得累啊!”普法认为和尚修行不能囿于红墙,红尘里打滚惹尘埃,即入世修行是他在3座寺庙里贯彻的经法。此次参与竞标,他说之所以引人瞩目,就在于打破了人们看和尚的传统心理——晨钟暮鼓,青灯古佛,远离尘世,面壁修佛。“其实和尚积极参与社会活动的例子很多。”普法为自己打破清规戒律引证同道——唐朝有十三棍僧救唐王的佳话;弘一法师说过“念佛不忘救国”;抗日战争时的圆瑛法师组织担架队救护伤病员,化缘药品;解放战争时的妙莲和尚捐出金条、2000多块银元支持地下党;1931年,7个和尚跟着闽南特委书记陶铸参加了红军;1999年5月,宗教界联合抗击北约暴行……

  普法对媒体称他开了中国广告之先河,纠正道:“其实是河开二度。”4年前的1996年3月15日,普法即在福建电视台8点报时段上做了鼓山涌泉寺的形象广告——8点差两秒,一个鼓山涌泉寺的特写镜头,涌泉寺的古钟,待木棒撞响古钟的刹那,报时钟声响起,同时屏幕上出现“早安福建”字幕,播音员的声音传出“福州鼓山涌泉寺向全省人民问候早安”!4年前普法用20万元买了一年的“早安福建”。普法回忆当时的竞标:“轻而易举就拿下了,好象没有什么竞争者。

  普法首开先河的动机是以此投石问路:“和尚能不能做广告?”若平安无事,其妙算是将弘一法师写诗、丰子恺绘画的《护生画集》用电脑制成三维动画,在少儿节目中播出。《护生画集》是关于动物保护和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教育读本。如:“教训子女,宜在幼时,先入为主,终身不移,长养慈心,勿伤物命,充此一念,可为仁圣。”“谁道群生性命微,一般骨肉一般皮,劝君莫打枝头鸟,子在巢中望母归。”普法妙算受鲁迅影响,鲁迅曾自费印制解释佛教的通俗文学作品《百喻经》,分发众人。

  普法强调自己虽出家,但没离开国家,作为公民和人大代表,宣传戒毒戒杀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况且作为“八闽首刹”的涌泉寺,1200年来一向有积极参与社会活动的传统。特别是普法的师傅妙湛临终前的一句话成就了普法今天的果。

勿忘世上苦人多

  1987年普法上山,入漳州瑞竹岩修行。该山茂林修竹,曾为弘一法师修身之所。山上山下,无路可行。普法自炊疗饥,渴饮山泉,偶有信徒攀援上山送来吃喝。梅雨时节,火生不起,他食数月野果。普法说起这段不用筷子的生活,露出幸福感与时光不再的遗憾:“那真是神仙过的日子。”他无拘无束,逍遥自在,看书倦了,依石即眠,睡醒,继续诵读,七八年,山中一石一木熟稔于胸。他已把瑞竹岩当成自己的归宿。1993年,普法师傅、涌泉寺方丈妙湛派人唤他下山。问:“你在山上干什么呢?”普法答:“没事做。”妙湛说:“我们这些七八十岁的人还在做事,你这么年轻,怎么说没事做呢?”妙湛之意,选普法接班。之后,普法跟着妙湛做了诸多公益事情,给遭受天灾人祸的众生捐款,修桥铺路,救助失学儿童等。

  出任第136任方丈的普法,时年35岁,他被称为宗教界的少壮派、开放派人物。上任后,他即请人给他讲课——市场经济。涌泉寺内,他给僧人讲课——佛教即世间法。于是有了1996年“早安福建”的问候,有了2000年招标会上的聚焦。

心灵环保与自然环保

  苦人之一,“吸毒者”,普法说:“吸毒者一旦染上毒瘾,恶习难改,他一辈子溺在苦海中,上岸都难。”

  150多年前,福建人林则徐禁烟成功。100多年后,愧对林则徐的是,被他掐灭的死灰复燃。据福建省公安厅禁毒处1999年底统计,该省吸毒者近两万人。普法了解,省内最小的吸毒者9岁。他的信徒中,有一些因家人吸毒而家破人散者。儿子挥霍着父母的资本积累进了戒毒所,出来后,二进宫三进宫。吸毒者的悲剧在于他毁的不是自己一人,而是一家人。福建省两万人吸毒,就意味着两万个家庭解体,作为人大代表的普法为这个社会不稳定因素焦虑。普法走出方丈室,为戒毒提出心灵环保。

  保护野生动物即戒杀,出家人历来严守戒律,而且倡导众生不要自相残杀。野生动物是人类的朋友,没有它们的地球会不平衡。《护生画集》诗云:“我肉众生肉,名殊体不殊,原同一种性,只是别形躯。”普法让弟子收集消失和濒危的野生动物情报。消失一种,他无奈念声阿弥陀佛。他能做的事,拯救快要消失的“名殊体不殊的朋友”——东北虎、藏羚羊、中华鲟、滇金丝猴、熊猫……为戒杀,要自然环保。

  “福建,建福,戒毒戒杀即造福福建。”普法说。

我是不是和尚的另类

  对于戒毒戒杀,普法没有时间表。“打持久战,”他说,“没人吸毒了,没人吃野生动物了,我的广告就不做了。”虽然七七八八的事惹得他身体有恙,但他说:“心不累”。按他的说法,没有信心的人是因为心累了。水污染,空气污染,所有污染归于人心的污染,心灵环保即从清洁心灵开始,然后才能清洁环境。

  定于4月1日播出的广告,所需费用正在筹措中,从不化缘的普法坚守随喜原则:“自觉自愿的付出是真助我,跟人家要钱做公益事情,我不干。”现普法打算紧缩寺庙其他开支,以筹足费用。普法感谢全国各地寄来的广告创意,作者倾其心血创作的画面、文字,足见其戒毒戒杀顺应民心。

  他还要参与市场经济:“瑞竹岩的水好,开发成矿泉水绝对棒,名字就叫瑞竹岩甘露。”普法兴奋地举起桌前茶杯,“画面我都想好了,某厂长正拍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