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躁动的灵魂在与树的对视中宁静

躁动的灵魂在与树的对视中宁静



夏天,这个大自然的“目光”最热烈的季节,人与自然的交流变得更加简单却又更加深刻。在我们于这个繁闹世间心浮气躁的时候,我们总能在冥冥中感知到那来自大自然的密语。



这是一个灵魂和另一个灵魂的对话。这种对话让我们的生活因穿透了表层的困苦而变得简单、温暖,充满了诗意。也许正是被夏天大自然的这种浓浓气息感染,读者给我们写来了大量的与大自然的“对话”文章,其中有不少是关于树的———树在人们的眼中也许最能代表大自然。那么,就让我们躁动的灵魂在与树的对视中变得宁静吧,我们的生活将因这种宁静而变得更有力量。

我绕着栏杆转了四圈,仰起头看着伸入云端的枝干,在周围的古树中异常挺拔,我对自己说,这是一棵生长了2600年依然郁郁葱葱的银杏树。

2600年不是沧海桑田,只是一个数字。数字的背后有不变的语言,比如这座山还应该是天门山,山下依然是淮北的大地,大地上一些农民辛勤地劳作着。我们来的时候,一个高大的村民顺手一指就将天门山暴露了,我想这个姿势与2600年前应该没有差异。因为我看到了银杏树的沉默,在空间,在时间里静静地沉默,仿佛一朵落花,流水潺潺,诗意地漂浮,没有声音,也不想发出一丝轻微的声音。

沉默也是一种语言。2600年前的沉默是一场幸运。一个孩童或者一个士兵,也许是掉下的一粒白果,促成了一段缘。我翻了书,那是一个诸侯往来、仁义充斥天下、辩士的巧言美过闲云野鹤的年代,大家都忙着建功立业、渴望平步青云,没有人会去注意一棵银杏,弱小的、纤细的、悬崖下石缝间的银杏。

包括羊群,或者一头牛,一只野兔,它从一开始注定了平凡的命运,不为人知的寂寞。这种寂寞,拒绝喧嚣,远离客套,游离在政客、商人目光之外,游弋在弓箭手的聚精会神边缘,逃离迁客骚人的雅兴,所以寂寞是幸运的开始,是沉默的前奏。别无选择,它小心翼翼地,在风里,在雨中,在暴雪或者山洪里呵护自己,希翼一切可知和不可知的因素随之而去。没有亲人可以诉说,没有朋友可以依靠,沉默是它命运中最坚强的语言。一阵风吹来,我高高地抬起头颅,映入眼帘的依然是沉默,镌刻着沧桑、镶嵌着深邃的沉默。

树下已经设起了香炉,周围送来一些木鱼声。菩提本无树,木鱼亦非鱼,三三两两的游人在我身后穿梭,间或发出一声惊叹,我知道最初的僧人取得了胜利。也许一个云游的大师,或者一个年轻的和尚,在树下找到了心灵休憩的场所,和一份安宁、祥和、淡泊。于是,银杏开始了新的生活,有人关注,有人抒情,也有人对着它高大的身躯悄悄许下心愿。

它在院落里思考,它注视到周围许多树木倒下了,又有许多幼苗生长出来,一些鸟儿飞来飞去,每一天都不同于往日,每一个清晨黄昏又和昨天何其相似。于是,它知道它是幸运的,一棵幸运而巧合的树,它只能沉默,在沉默中开始新的一天。我也知道,它只是一棵银杏,高高地超过屋顶连一片叶都要长在遥远的空中的银杏,胸中有苍茫的云海,心中有变幻的风雨,皮肤上写满了千年的咏叹,根却依然扎入大地深处的银杏。

我不能叩拜。

它对我说,一棵小草、一朵流云的存在都是一种幸运。我想,我也是,每一个人都是:降到这个世界,听鸟鸣水流,观风起叶飞,携子女父母,找一份工作,喝一杯清茶,无一不是生之大幸。或许也有残缺,少了色彩、少了音乐、少了踏马行万里江山的气概,但存在本身就是一种美丽,别样视角的美丽同样是一种幸运。

面对2600年的沉默,我豁然开朗。

像是必然,我想起了仓央嘉措的诗:那一月我摇动了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那一年磕长头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世转山,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心弦清脆而猛烈地震动,我是有缘而来,一份渴望诠释祈求抚慰的人与自然的缘,在这棵银杏前瓜熟蒂落。身边有刺槐高木,脚下有山石峭壁,风雨奔袭而来,喧哗悄然而至,它能做的是泰然、安然、淡然。我能做的是安静、平静、恬静,尽管身边有宝马香车而过,有利多物少之念,尽管一颗心也曾不停地上下沉浮。

所以,我现在有些心花怒放。我觉得它亲切地注视着我,让沉默绽开一些花朵。

这种感觉很独特。我曾面对大泽涉古台前那棵盘虬而上的龙柘树沉思,一个牧羊的老人描述着一些千年来不断演绎的故事,我只听到了刀剑碰撞的哐当声,还有那群壮士压抑了很久的怒火爆发的响声。那棵树,还有一些野草,幻化成我心中的刀光剑影。我也曾站在项王故里那棵2200年的项王手植槐前,导游悦耳的语言消去历史的尘埃,我看到了一个重瞳武夫力拔山河的气势,也看到了四个高高的铁架支在了2000多年的记忆下,却没有听进一句传说。它们都是幸运的,因为有心人的呵护,一些真相落在了它们身上,一些情感被包装成记忆甚至戴上历史的帽子流传下来,成为不断更新的风景。而银杏没有,只有一个数字印证着年代和不尽的寂寞。这种寂寞,是山间的一股清泉、林中的一粒玉米,让我为之一振。

春风扑面。我还在树下,一棵没有传说的树下,我和它亲切面对。

面对的是一位长者,一位智者,一份苍桑,一种沉默。我不忍离开,面对一棵生活了2600年的银杏树。但我还是回来了,回来时阳光满地,春风满怀。

[ 本帖最后由 chengxinfuze 于 2008-4-4 11:58 编辑 ]
行有不得,反求诸己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