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也许你经历过肉体的“高峰体验”,但心灵的“高峰体验”和“终极体验”才更加妙不可言

也许你经历过肉体的“高峰体验”,但心灵的“高峰体验”和“终极体验”才更加妙不可言
---李姗璟老师如是说

也许你经历过肉体的“高峰体验”,但心灵的“高峰体验”和“终极体验”才更加妙不可言,只有经历过心灵“高峰体验”和“终极体验”的人,才是一生真正没有遗憾的人!
人在经历“自我实现”的时候,所获得的美妙感受叫“高峰体验”;人在经历“真我实现”的时候,所获得的绝妙感受叫“终极体验”。





《天天快乐的活法》精彩书摘

[ 本帖最后由 chengxinfuze 于 2008-3-23 16:17 编辑 ]
行有不得,反求诸己

两段是不是重复了,一样的。
不追求梦的虚无飘渺,我们要活出真实的风景如画!

TOP

是的,我马上改过来,另,推荐马斯洛有关论述,欢迎交流

还是您细心,谢谢,另,推荐马斯洛有关论述,欢迎交流.


心理健康:奇妙无比的 “高峰体验”

身边的心理学 | 评论(4) 3人推荐您感兴趣的这篇文章来自PSYTOPIC,网址是psytopic.com ,我们相信这次点击不会浪费您的时间。如果您对这篇文章感兴趣,相信你会对PSYTOPIC同样感兴趣,网址是Psytopic.com ,这次点击一定不会浪费您的时间。
人是一种不断需求的动物,除短暂的时间外,极少达到完全满足的状况,一个欲望满足后,往往又会迅速地被另一个欲望所占领。人几乎整个一生都总是在希望着什 么,因而也引发了一切……”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曾迷恋于“高峰体验”的研究,他在五大洲所作的调查报告显示,人类两个得到举世公认的高峰体验,一个是性, 另一个就是音乐。-psytopic.com

    什么样的人心理更健康呢?著名心理学家马斯洛经过长期研究得出结论:那些最成功的科学家、人类学家、心理学家、书画家等是心理最健康的人。而且他们经常具有共同的感受:高峰体验。

  “高峰体验”,是指在日常生活、学习、工作、文艺欣赏或投身于大自然时,感受到一种奇妙、着迷、忘我并与外部世界融为一体的美好感觉。这种使人情绪饱满、 高涨的“高峰体验”往往难名其状。马斯洛认为:那些心理健康的成功者几乎都有这种“高峰体验”,而且次数频繁。他们的成就阈值更高,更有自信心,更少抑郁 等消极情绪,因而他们的心理更健康。

   马斯洛的研究一方面说明了心理健康的人会有更多的“高峰体验”;另一方面也说明“高峰体验”中高涨的情绪和美妙的感觉可以更好地愈合心灵创伤,使人振奋向 上。这里所说的“心理更健康”,并非单指“善于适应环境”,而是泛指“更有自主性、更具独立性”。正像马斯洛所说:“这些科学家、心理学家、人类学家、书 画家等,他们表面上承认习俗,但实际上对这些习俗是漫不经心的,马马虎虎的和超然的,也就是说他们能够接受这些习俗,又能遗弃它们。

   这是因为他们能够全部地、平静地、幽默地抵制文化的愚蠢和缺陷,用或大或小的努力来改进它们。他们明显地表现出与这些缺陷进行坚决斗争的能力。“所以说, 心理更健康的人并不是为了适应环境而做八面玲珑的”应声虫“,或者是毫无原则的”和事佬“。心理健康当然应该注重人际关系的协调,但并不意味着没有合理的 对抗;心理健康的人,更有独立性,他们在必要时会”我行我素“,是有高度”心理自由 “的人。

  人们都希望自己“身心健康”。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呢?其实这个问题不难回答。当人们达到“身体、心理和社会三者合而为一”的综合指标时,身心状态肯定是最健康的。《黄帝内经》中曾有句名言“百病皆生于气”,是很有哲理的。

如果您对这篇文章感兴趣,相信你会对PSYTOPIC同样感兴趣,网址是Psytopic.com ,这次点击不会浪费您的时间。这是Psytopic的指纹密码:aHR0cDovL3d3dy5wc3l0b3BpYy5jb20v,您可以凭这个指纹在google搜索到我们的网站。
   人生是美好的,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个积极、热情、健康向上的生活态度。具备了这样的态度,每当你办成一件成功有益的事情之后,就会享受到一次奇妙无比的 “高峰体验”,就会与外部世界融为一体并产生一种情绪饱满、难名其状的振奋心情。心情悦愉了,精神振奋了,心灵的创伤便会愈合。在生活中,不妨对日常琐事 “糊涂”一点,对国家大事关心一点,对内心冲突释然一点,对人生态度潇洒一点。

  这样,抑郁、烦恼就会更少一点,“高峰体验”才会更多一点;你的心身会因此更加健康,生活也会变得更加幸福。

[ 本帖最后由 chengxinfuze 于 2008-3-23 16:57 编辑 ]
行有不得,反求诸己

TOP

扩展阅读:音乐、性和情调

扩展阅读:音乐、性和情调

美国人马斯洛曾迷恋于“高峰体验”的研究,他在五大洲所作的调查报告显示,人类两个得到举世公认的高峰体验,一个是性,另一个就是音乐。

网友阿城的结论是,“音乐可以不经由性器而产生中枢神经放电导致快感,所以道德判断为“高尚”,所以我们可以一遍一遍地听而无“耳淫”的压力。”

无独有偶,中国脍炙人口的诗句“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不正是揭示了音乐的作用吗?

简单地归纳,音乐是制造情调最好的方法。不同的音乐在,要在特定环境下才发挥作用,运用之妙,不妨好好研究,体会。

兵法曰,攻心为上。
行有不得,反求诸己

TOP

马斯洛的高峰体验(更详细一点的交流)

马斯洛的高峰体验
  

马斯洛(Abraham H. Maslow 1918-1970),美国社会心理学家、人格理论家和比较心理学家。人本主义心理学的主要发起者和理论家,被誉为“人本主义心理学之父”。马斯洛的人本主义心理学是美国二十世纪下半叶崛起的新的心理学派,冲击着以弗洛伊德为代表的精神分析学的“第一思潮”和以华生为代表的行为主义的“第二思潮”,形成了心理学的“第三思潮”,成为心理学发展的一个里程碑。他的人类动机理论、需求层次论、自我实现论、高峰体验论等学说以崭新的视角研究人本身,充分体现了人道主义哲学思想,给当代心理学的发展注入了新鲜血液。特别是他的高峰体验论,对宗教哲学、文艺理论等诸多方面产生了重大影响,在这里,笔者将对这一经典理论作详细阐发。


一、高峰体验在需要层次中的地位

“人是一种不断需求的动物,除短暂的时间外,极少达到完全满足的状况,一个欲望满足后,往往又会迅速地被另一个欲望所占领。人几乎整个一生都总是在希望着什么,因而也引发了一切……”而人因需求所引发的行动都趋于成为整体人格的一种表现形式,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他的安全感水平、他的自尊,他的精力、他的智力等各种情况。由此出发,马斯洛提出了著名的“需要层次”论。在1943年7月发表在《心理学评论》上的论文《人类动机理论》中他将人的需要分为五个层次:生存、安全、爱、尊重和自我实现。生存需要 (physiological need)就是生存所必须的基本生理需要,如对食物,水和睡眠的需要,正像马克思所说的一样,人类只有取得了最基本的生活、生产资料才可以生存下来,才有满足其他需要的最初的可能性;安全需要 (safety need)包括一个安全和可预测的环境,它相对地可以免除生理和心理的焦虑,如稳定的工作的需要,对不受犯罪危害的需要等;爱与归属的需要 (love and belongingness need)包括被别人接纳、爱护、关注、鼓励、支持等,如结交朋友,追求爱情,参加团体等,这里马斯洛很谨慎地区分了性的需要和爱的需要的不同,后者包含了爱和被爱两个不可分离、相互作用的方面;尊重需要 (esteem need)包括尊重别人和自尊重两个方面,即需要“建立在稳固坚定基础之上的对于自我的高度评价,包括自尊……以及受到他人的尊敬。”;自我实现的需要(self-actualization need)即“成为你所能够成为的那个人。”“在某个人身上,它可能表现为希望成为一位理想的母亲,而另一个人则可能想成为运动员;还有人则可能表现在绘画和发明上等等。”这是一种追求个人能力极限的内驱力。按马斯洛的理论,个体成长发展的内在力量是动机。而动机是由多种不同性质的需要所组成,各种需要之间,有先后顺序与高低层次之分;每一层次的需要与满足,将决定个体人格发展的境界或程度。同时马斯洛还指出,人并不是在完全满足前一层次的满足之后才开始有下一层次的需求,人的需求层次是一个有机整体,可以根据实际需要而进行调整,而不是机械的递进关系。

马斯洛晚年的时候对人的需求层次的观点进行了一些重大的修正和发展,主要体现在他对成长性动机和匮乏性动机的区分上,特别是他提出了超越性动机论。他认为并非所有的人类行为都是有动机的,因而区分出因应性与表现性两种行为因应性是有目的、有动机、容易被控制的,而表现性则恰好相反,它无需费力,主要取决于集体的状态。表现性行为证实了人的行为并不都是由动机驱动的事实,因此马斯洛建议用“超越性动机”或“后动机”概念来描述自我实现者的动机。他指出:“最高级的动机就是达到非动机,即纯粹性的表现行为。换言之,自我实现的动机是成长性促动,而不是匮乏性促动。这是第二次天真,聪明的单纯,适意的状态。”在后来的《Z理论》中,马斯洛又区分出了不同的自我实现者:健康型的自我实现者和超越型的自我实现者。健康型的自我实现者主要是更实际、更现实、更入世、更能干和更凡俗的人,他们更多地生活在此时次地的世界或生活在匮乏的王国、匮乏需要和匮乏性认知的世界里;超越型的自我实现者则可以说更经常地意识到存在的王国,生活在存在水准即日的水准、内在价值水准,更明显地受超越性动机的支配,或多或少能经常有同意的意识或高原经验,有或曾经有高峰经验,并随着有启示或卓越或认识。

至此,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理论似乎可以依次排列为由低到高的六个阶层:生理需要,安全需要,归属与爱的需要,尊重的需要,健康型自我实现的需要和超越型自我实现的需要。高峰体验则更接近于超越型的自我实现。正是通过高峰体验的研究,马斯洛提出了超越性动机论,区分出健康型(非超越型)与超越型两种不同类型的自我实现者,进而实现了由人本主义向超个人心理学的升华。那么,什么是高峰体验呢?我们可以通过一个很普通的例子来说明这个复杂的心理现象。一个年轻的母亲在厨房里忙碌着,为她的丈夫和孩子准备早餐。这时,一缕明媚的阳光泻进房间。阳光下,孩子们穿戴整洁、漂亮,如欢快的小鸟唧唧喳喳地嬉闹;丈夫也在轻松悠闲地和孩子们逗乐。当她注视这一切的时候,她突然为眼前的美景所深深感动,一股不可遏止的爱笼罩了她的整个心灵,突然感到世界是多么美好,人生是多么美好,甚至于流下了幸福的泪水。这是一种神秘的体验,是一种和谐的领悟,是一种存在的认知。马斯洛指出,高峰体验完全是自然产生的,它“可以来自爱情、和异性结合,来自审美感受(特别是对音乐),来自创造冲动和创造激情(伟大的灵感),来自意义重大的顿悟与发现,来自女性的自然分娩和对孩子的慈爱,来自与大自然的交融(在森林里、在海滩上、在群山中等等),来自某种体育运动(如滑冰),来自翩翩起舞时……”高峰体验的特点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点:(1)从主观感受上说,它是人生命中最快乐、最心醉神迷的时刻;(2)它同时也是一种“目的体验”、“终极体验”或“存在体验”;(3)从持续的时间来看,这一种体验往往是短暂存在的。总之高峰体验是一种最接近于超越型自我实现的体验,它最接近于真正的自我,是一种人性的可能性与现实性、自我与自然、社会合一的“剧烈的认同感体验”。下面笔者从高峰体验与宗教和文艺理论的关系及对它们的影响两方面进一步阐析高峰体验。


二、高峰体验与宗教

从上面对高峰体验的总体概括中我们可以明显感觉到这种体验与东方宗教颇为相似,特别是道教和禅宗。与马斯洛的主张一样,道家也主张“道法自然”、“无为而无不为”,强调不以主观的欲望、行动破坏自然平衡,不以矫揉造作来掩饰自己的天性,方能得“道”,进入人生的最高境界。“道”是自然天成的,人只能冥思静观而不能触动更不能随意加以改造。高峰体验是一种存在性认知,“是按照对象自身的真象和它自身的存在,基本上没有涉及对象对于观察者的价值,或在他身上的作用,这样的认识”,这是一种“超越自我的、非利己的、客观的认知”。德国古典主义哲学大师康德在《判断力批判》一书中提出“鉴赏是通过不带任何厉害的愉悦或不悦而对一个对象或一个表象方式作评判的能力”。这种“无功利”和“超功利”的愉悦和马斯洛的高峰体验在心理表学上有一定的相似性,只是康德把这种审美鉴赏和一般的认识或认知严格区别开来了。

高峰体验与佛教的关系也十分密切。从马斯洛的著作看,高峰体验的提出显然是受到东方佛教教义的深刻影响。有人认为马斯洛所说的"自我实现",即是佛教禅宗所说的"见性成佛"。东方佛教追求圆满人格、觉悟成佛,强调对事物无求、不干预、不打扰,直接进入事物内部,以达到认识事物、进入禅悟境界的目的。佛学全盘展现了自我潜在功德的宝藏,而且指示了经佛陀实践证实的圆证自性之道。这在上乘佛法中略分顿渐二门:渐道以闻思慧为导,修六度万行,以理智解无我义,其伏断烦恼的力量小,故证道所需时间长;顿门先顿见真我,以所见真心任运作六度马行,功德虽尚未圆满,但修行者自感与佛无异,更无所求,故曰顿悟成佛。我们可以很强烈地感觉到禅宗和高峰体验在人的心理感受方面的惊人的相似性。

但是,马斯洛本人对高峰体验和宗教还是做了比较明显的区分。他的禅宗概念是从日本禅宗大师铃木大拙那里了解到的。按照铃木大拙的阐释,“禅宗认为似乎只有具体事物的本来面目才具有价值,而抽象似乎只能是一种危险。” 马斯洛认为这种阐释并没有将禅悟境界与脑损伤患者的具体认知或与儿童的单纯认知区别开来。这与存在性认知既能认识具体、原样,又能把握抽象的特点显然是有非常大的差别的。并且,铃木大拙也没有将禅悟境界与某些宗教界人士所说的单纯状态区分开来。因为这些人认为天堂或存在世界的认知要么以为着向童年或向无知世界的倒退,要么以为着向未知知尝知识禁果之前的伊甸园的回归。这实质上是一种低层次的涅盘,一种向下的统一。另外,马斯洛还指出,宗教神秘主义者常常暗示一个人要达到某种神秘的狂喜心境或者说一种涅盘境界,就必须经历“灵魂最阴沉的阶段”,必须经受炼狱般的痛苦,必须“置之死地而后生”,即必须以绝望为条件;而高峰体验并非如此,马斯洛认为健康的骄傲感和健康的感受性可以并行不悖,我们要打掉的知识那种不健康的骄傲。

三、高峰体验与文艺理论

自从1964年马斯洛发表出版《宗教、价值观和高峰体验》以后,高峰体验论对人类社会的各个方面产生了广泛影响,特别是在中文艺理论里高峰体验被作为一个专门的原理进行研究,并且取得了很大成果。

文学创作是情感把握和形式创造的有机结合。作为审美活动,文学创造是对社会生活的一种情感把握。什么叫情感把握呢?它要求作家对自己的创作对象作情感性体验和评价。情感把握作为一种主体心理过程,内隐着人的政治、经济、文化、伦理、宗教和审美等社会性需要和态度,以及由此而形成的对社会生活的情感性评价。情感来自体验,体验需要诚挚,东施效颦式的“无病呻吟”是不能打动读者的。在文学创作中有了刻骨铭心的情感体验,作家才能进入“精鹜八极,心游万仞”、精神高度自由以致物我两忘的状态,即马斯洛所说的“高峰体验”境界;而只有处于这种境界,作家对客观事物的情感把握才会具有诚挚性。中国古代的“天人合一”思想与“高峰体验”有着惊人的相似性,它们都是一种物我同一的境界,都是对宇宙奥秘的洞悉,对宇宙人生的终极关怀,是对自我价值的迫近。

一部伟大的文学作品的创作必然要经历“高峰体验”阶段。郭沫若写《地球,我的母亲》那天,赤着脚在石子路上踱来踱去,“时而又率性倒在路上睡着,想真切地和‘地球母亲’亲昵,去感触地的皮肤,受她的拥抱。”诗人说:“这在现在看起来,觉得是有点发狂,然在当时却委实是感受着迫切。”曹禺写《日出》时“觉得宇宙似乎缩成昏黑的一团”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法国19世纪作家福楼拜写《包法利夫人》的女主人公服毒自杀时,他自己的嘴里仿佛也尝到了砒霜的味道,等等,这些都是“高峰体验”境界的生动例子。高尔基曾这样描述文学家的工作与专门学者的区别,他说学者研究公羊时“用不着想象自己也是一头公羊”,而文学家则不然,“他虽慷慨,却必须想象自己是个吝啬鬼;他虽然毫我私心,却必须觉得自己是个贪婪的守财奴;他虽然意志薄弱,但却必须令人信服地描写出一个意志坚强的人。”这就对作家提出了高峰体验的高要求。俄国19世纪作家契诃夫晚年想写一篇描写青年女革命家的短篇小说,但他没成功,原因就在于他没有这种任务的情感体验,更谈不上高峰体验了。鲁迅也是如此,“出于惟有新兴的无产者才有将来”的新年,他想写一篇放映苏区工农斗争的长篇小说,并且接触了许多苏区工作人员和地下党员,了解了许多有关方面的资料,但是他没有实际的苏区生活和斗争经验,没有真切的情感体验,所以始终没有动笔。像鲁迅这样伟大的作家没有高峰体验也写不出作品,就不用说其他作家了。


从以上的分析阐发中我们已经能够大致把握高峰体验论了,在情绪、情感体验上,个人感受到了令他心醉神迷的快乐,体验到了人生最高的幸福;在认知上,个人获得了对宇宙万物的存在性认知,领悟到了事物的存在性价值;在人格特征上,个人表现出许多与自我实现者相吻合、相重叠的人格特征,获得了他最高程度的认同感。因此高峰体验既是个人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又是他“自我实现的短暂时刻”。马斯洛的高峰体验论使他的理论从自称人本主义向超个人主义心理学过渡。它是人本心理学充分发展的结果,也可以说它是人本心理学的派生物。苏蒂奇(Anthony J. Sutich,1907-1976)在其主编的《人本心理学杂志》1968年第1期上撰文宣称:“心理学中的第四势力,即超个人心理学正在形成。” 在马斯洛晚年他经常讨论超越人本主义的问题,越来越不满人本心理学只关注个体的自我及其实现,意识到应该将自我与个人以外的世界和意义联系起来,这个领域属于超越的领域或超出自我关怀的精神生活领域。超个人主义心理学试图将世界精神传统的智慧整合到现代心理学的知识系统中,成为心理学发展的又一个里程碑。
行有不得,反求诸己

TOP

如何提升心灵创造高峰体验

如何提升心灵创造高峰体验



一是强烈的精神灌注,意识长久的指向某个目标;二是心智的压抑,心灵积攒了太多的能量。当两者到了某一个阈值(因人不同)的时候,就会造就这灵光一闪。


按部就班获得高峰体验

一, 开始精神灌注:你用一个不短的时间来思索生命的意义,价值,目的,思索有限与无限、自由与约束、现实与永恒之间的关系。你需要积攒一定情绪压力,感觉到自我的无助、无能和渺小。

二, 选择一个非常自然的地方:山水、林间,旷野,海岸、峰顶,把心智长久的集中凝视眼前的一花一木、一沙一石、草地、星空、流水、海潮、山峦、地平线上……。  

三, 感觉自然的力量:然后闭上眼睛,让风吹拂着你、水流冲刷着你、山林的气味、虫鸟的声音、宇空的深邃包裹着你。感受自然神奇的力量、活力,感受生命中你理解的或不理解的一切。

四, 缓慢地思索:让无意识去思索我是谁?我存在那里?一百年后,或者一千年后如果我存在,会是什么?如果我只有一天的生命,什么对我是最重要的?但不要立即给出答案。  

五, 放弃自己:然后,深深缓慢的呼吸,放弃那些难以回答的问题,放弃自己,忘却自己,让自己完全融入自然之中,意识无意识都随风而去,随浪而流,思维停滞,情绪凝结,物我两忘。  

六, 寻找心灵:用内视的方法,探索心灵深处那一丝光亮,在它的指引下,你游走在宇宙的深处,感觉自然的博大,广阔,神圣,恒久,感受人性的温暖,和谐,博爱与一体……。  

七, 体验高峰:体验这一时刻内心的宁静,畅然,平和,舒缓,由此而引发一种缓慢的喜悦、涌动和心灵振荡,听凭这样的感觉席卷而来,听凭心身轻轻的颤栗,激动和欣喜。

八, 检视自己:这种体验过后,重新来思索生命的意义,价值,目的,思索有限与无限、现实与永恒之间的关系。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你有了对自我的满足,积极的心态,丰富的灵感和创造力,以及充沛的精力和饱满的热情。 对高峰体验的追求应该是人们追求心灵超越的体操。所以,不管你是第一次或第N次,是否获得那种超然的感觉,你都要牢牢记住,当这种心灵的提升训练到了某一个境界,高峰体验便会突如其来,并终身伴随和照耀着你。
行有不得,反求诸己

TOP

感受到一种发至心灵深处的颤栗、欣快、满足、超然的情绪体验

马斯洛在调查一批有相当成就的人士时,发现他们常常提到生命中曾有过的一种特殊经历,"感受到一种发至心灵深处的颤栗、欣快、满足、超然的情绪体验,"由此获得的人性解放,心灵自由,照亮了他们的一生。
那么,什么是高峰体验呢?那种"颤栗、欣快、满足、超然"的情绪体验又是如何发生的?这种体验真能改变人对生命的感觉吗?如果这种体验真的如此神奇,人们又如何捕获它呢?好!让我们共同来解析这种情绪现象。
我们来设想,你是一个徒步登山者,费尽千辛万苦,克服许多的艰难险阻,每一步都挣扎在生死边缘。开始的时候,你还有很好的现实感,知道山知道水,攀登中还会有幽默和笑语。慢慢的,躯体的痛苦,情绪的沉抑,心身的耗竭让你忘却了行为的意义,甚至怀疑攀登的价值和现实性,你的内心挤满了渴望与逃避,冒险与胆怯、放弃与坚持的双向冲突,知觉变得凝重而迟缓,现实感消隐,意识逐步的缩窄。再后来,你的思想似乎停滞,感觉麻木,忘了自己是谁,在做什么和为什么要做,只是机械地向上走。你的意识界沉静而虚无,只有心灵那一丝光亮,仍在坚持和闪耀着。终于,你到达了那高耸卓绝的山顶,按理说积压太长的期待会给你带来像爆炸一般的狂喜,但却没有发生。你似乎忘却了自我,忘却了存在,时间和空间消融在一起,没有边界,四周只有一片纯净的虚空,深邃而神秘。你甚至会有一瞬的迷茫,不知道你接下来要做什么?这时,一种像海潮般的愉悦和满足感从遥远的心灵深处释放、溢出、扩展,伴随着高峰上的洁净、安祥,和谐席卷了你,你似乎听见了心灵的笑声,品尝到生命融入那种永恒与无限的感觉。慢慢的海潮过去,你的内心仍充满着充沛的活力和美妙无比的欣喜,灵感激荡,思想饱满而充实。在以后很长的日子里,你对自我的态度和对世界的感觉已经完全的不同。每当遇到困难的时候,回忆那不平凡的一刻,你的内心依然会荡漾出坚毅、活力和创造力,成为你自由、自信、自强不息的精神源泉,这就是高峰体验。
行有不得,反求诸己

TOP

马斯洛——关于高峰体验-[Study]

马斯洛——关于高峰体验-[Study]

1.处于高峰体验中的人有一种比其他任何时候都更加整合(统一、完整、浑然一体)的自我感觉。旁观者从外部各个方面来观察,也可得出同一印象。例如,他们更少分裂或者分离,更少与自己作战,对自己更加心平气和,体验我与观察我之间更加一致,目标更加集中,更加协调有机化,自身各部分更加有效地组织起来,非常良好地运作,具有更高的协同作用,更少有内在的磨擦,等等。善于整合的其他方面以及它所依赖的各种条件,下面继续讨论。

2.当他更加纯粹地独自成为他自己时,他就更能与世界、与以前非我的东西融合。例如,挚爱者双方更加亲密地融为一体,而不再是两个人;“我-你”一元关系更具可能性;创造者与他的产品合二为一;母亲与她的孩子合为一体;艺术观赏者化为音乐、绘画、舞蹈,而音乐、绘画、舞蹈,也就变成了他;天文学家“飞离地球”、融入日月星辰,而不是透过远望镜孔从这个地狱望到那个地狱。

这就是说,对于认同、自然流露、或自我的最完满的获得,本身就是对于自我的超越、突破和超出。此时,个体达到一种相对忘我的境界。

3.处于高峰体验中的人通常处于自身力量的顶峰,正最佳和最充分地发挥着自己的潜能。罗杰斯说得好,个体感到自己“在充分地发挥作用”。他感到自己比其他任何时候更加聪明、更加敏锐、更加机智、更加强健、更有风度。他处于自身的最佳状态,一种如矢在弦、跃跃欲试的状态,一种最高的竞技状态。这种情况不仅是主体的感觉,而且能够被视察者目睹。他不再浪费力量与自己搏斗,不再压抑自己,肌肉不再和肌肉抗衡。在一般情况下,我们只有部分能量用于行动,部分用于抑制这些能量的发挥,而现在不再有浪费,全部能量都用于行动。此时,他尤如一条一泻千里直奔大海的河流。

4.当一个人处于最佳状态时,他的“充分发挥作用”还体现出一个很微妙的特点,这就是行为的轻松自如。往日刻不容缓、疲于奔命的苦差重负,现在做起来不再有老牛破车、苦苦挣扎之感,而是轻车熟路、势如破竹。优美的感情和优雅的风度现在浑然一体,伴随着充分发挥作用的得心应手、驾轻就熟,此时事事如水到渠成、瓜熟蒂落。

此时,他表现得胸有成竹,明察秋毫,好像完全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毫无怀疑、踌躇、也非止步不前。他的行动不是有气无力、虚晃一枪,而是精力充沛、命中要害。那些伟大的运动员、艺术家、创造者、领袖人物、高级官员,当他们处于自身最佳状态之时,其行动也具有这样的特点。

这一点与认同这一概念的联系不如前面几点明显,但我认为应当将它包括在内,作为“成为真实自我”的一个附现象。因为它是外在表现,能使人目睹,因此也完全可以研究。我还相信,我们要借助它来理解那种神灵般的快乐,如幽默、滑稽、稚拙、憨痴、嬉戏、大笑等等。我认为这些乃是认同的最高价值之一。

5.处于高峰体验中的人比其他任何时候更富有责任心,更富有主动精神和创造力,更加感到自身是自己行动和感知的中心。他更加真切地感到自己就是第一推动者,自己决定着自己的一切,而不是被引动的、被决定的、被支配的、无能为力、守株待兔、暮气沉沉的弱者。他自己就是自身的主宰,自己就是自己命运的主人,他充分体会到自己的“自由意志”,他既感到重任在肩、责无旁贷、又感到信心百倍、无坚不摧。

6.他现在最大限度地摆脱了阻滞、抑制、谨小慎微、畏惧、疑虑、控制、自责、制动。这些东西也许体现了他的价值感情的否定方面,体现了他的自承、自爱和自尊的否定方面。这既是主观的又是客观的现象,从这两方面都可作进一步描述。当然,这只是已列出和下面将列出的那些特性的一个不同方面。

这些事情在原则上很可能可以用实验验证,因为,从外部看,它们是肌肉与肌肉搏斗,而不是肌肉合作性的帮助肌肉。

7.因此,他在行动时更具有自发性、表达性、纯真性,即正直、天真、诚实、公正、坦率、童真、朴实、无防备、无防御。他在行动时更加自然、放松、不踌躇、简单、诚恳、不做作、直截了当,有一种特殊的纯朴。他更加不受控制、自由地奔涌出生命力,即他更加自动地、冲动地、反射般地、“本能地”、非抑制地、非自我意识地、非思考地、无意识地表现自己。

8.因此,他在一种特殊的意义上更具有创造性。由于更大的自信以及疑虑的消除,他能够以道家那种顺应自然的方式或者格式塔心理家所描述的那种灵活的方式来造成自己的认知和行为。他能根据行为本身固有的“外在于我”的要求(而非根据自我中心和自我意识),根据其任务、天职或游戏的本质让自己的行为处于明确无误或游移不定的状态。因此,他的行为更具有即席发挥、兴之所致、斐然成章的特色,更具有无中生有、鬼斧神工的特色,更加新颖独特、远离陈腐平庸、不再束手束脚。他也更少准备、计划、设计、预谋、练习、预测等等,总而言之,绝非三思而后行。因此,他的行为相对来说不为任何东西驱动,并非追求、奋斗的结果。它们没有动机、没有欲望、没有目的,因为它们是突然出现、临时创造的,并非脱胎于过去。

9.所有这些还可以用另一种方式来表达:处于高峰体验中的人达到了自己独一无二的个性或物质的顶点。如果所有人在天赋上都互不相同,在高峰体验中他们更是特色各异。如果说人们在许多方面(他们的角色)可以互换,那么在高峰体验中,角色中断了,人们变得难以替代。无论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无论“独一无二的自我”到底意味着什么,他们的特色在高峰体验中的表现总是登峰造极的。

10.在高峰体验中,个体在各种意义上最大程度地摆脱了过去与未来,具有更强的此时此地之感,最接近于全在的人。例如,既然他最少墨守成规与经验预推,他就能排开干扰,比其他任何时候更好地全神贯注地倾听。这种干扰或者来自基于过去的期待(这种情境与现在的情境不可能相同),或者来自基于关于未来计划的希望或担忧(这意味着把现在当作未来的手段而不是目的本身)。既然他已超越了欲望,他也就不必根据自己的好恶来给事物贴上什么标签。他也用不着比较此时已有的东西和没有的东西,以便对他们进行评价。

11.处于高峰体验中的人已不完全是受世界法则支配的尘世之物,更多的是一种纯粹的精神。就内存精神规律与外在现实规律的区别而言,他更受前者而不是后者的支配。这听起来似乎自相矛盾,实际上并非如此。就算是自相矛盾,它也不可能不具有某种意义。当对自我和他人同样任其自然之时,对他人的存在认知才最有可能。自尊、自爱与尊重他人、敬爱他人两方面互相支持、相得益彰。处于高峰体验中的人无为而为,也就是说,他顺应天性、听任自然、任其所为,而不是人为控制。此时他已把自己从非我中解放出来,不再受其支配,不再循规蹈矩、亦步亦趋,而是按照自身的内存规律和法则行事,最大限度地成为自身。这种情况表明:内在精神(我)与外在精神(他人)全然没有什么根本差别,它们实际上并非相互对立。这种情况还表明:两种规律都是非常有趣和令人愉快的,它们甚至能够整合以及融合在一起。

有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可以帮助读者理解上述令人迷惑的描述,这就是两人之间在存在层次上的爱情关系。当然,任何高峰体验的例子也可以说明。很明显,在这个理想表达的层次上(我称为存在领域),自由、把握、随其自然、信任、意欲、依赖、现实、他人、独立等语词都呈现出非常复杂和丰富的意义,然而,在日常生活的欲望、需要、自我保护、两分、两极化、分裂等的匮乏性领域里,上述词语是不具有这样复杂而丰富的意义的。

12.现在我们强调行为的非努力或非需要方面,并把它作为我们研究的中心(或有机体的中心),有一些理论优势。在以上各方面的描述中,从一定的意义来看,特别是从匮乏性需要的角度看,处于高峰体验中的人变成了无动机的人、或非驱动的人。因此,在高峰体验的层次上,我们完全可以说,他所达到的真切的认同是非努力、非需求、非欲求的,也就是说,他超越了一般类型的需要与驱力。他对自己任其自然,此时,他已获得了欢乐,这种欢乐意味着暂停对欢乐的追求。

类似的情况我已在谈自我实现者时描述过了。现在,一切皆自然而生,不期而至,无所希望、无所努力、无所企求,然而源源不断,如歌如诉。他现在的行动全然不是为了消除匮乏、避免痛苦、远离苦恼和死亡,不是为了未来的进一步目标,不是为了本身以外的什么目的。他的行为已经变成了自我肯定的行为、终极行为,而不再是手段行为。他的体验已经成了终极体验,而不再是手段体验。

在这种意义上,我把处于高峰体验中的人称为神一样的人,因为大多数的神灵都被看成是没有需要、没有愿望、没有匮乏,什么也不缺少,所有方面都得到了满足。人们从无所匮乏来推论出“至上至善”的神灵所独具的特点和行为,我认为,这种推论对我们理解人类的非欲求的行为非常富有启发性。例如,我发现它对于神妙的幽默和欢悦的理论、对于厌烦理论、创造理论等等是打开思路的钥匙。人的胚胎也是没有需要的,正是由于这一事实,才产生了混淆高级涅盘和低级涅盘的许多麻烦。

13.在高峰体验中,表达和交流常常富有诗意,带有一种神秘与狂喜的色彩,这种诗意的语言仿佛是表达这种存在状态的一种自然而然的语言。我只是最近才从自己内心以及被试者身上醒悟到这种语言,因此关于这一点不过多谈论。第十五章也与此有关。对于认同理论,这意味着:那些真诚的人们可以变得更像诗人、艺术家和先知等等。

14.所有高峰体验都可以有效地理解为利维意义上的行动的完成,或者格式塔心理学意义上的闭合,或者典型的赖希式的完全的情欲高潮,以及彻底的释放、宣泄、倾泄一空、爽然若释、登峰造极、大功告成、完美极致,等等。这种情况,与问题的悬而未决时的持续活动形成对比,与半空的乳房或前列腺、与未完成的排便、与不能哭泣的悲痛、与没有充分满足的进食者的食欲、与从未完全打扫干净的厨房、与有保留的性行为、与必须保持沉默不能爆发的愤怒、与一直没有训练的运动员、与不能挂正的墙上壁画、与不得不忍受的愚蠢行为、与无效率和不公正等等也同样形成对比。在这些例子中,任何读者都可以从现象学的角度理解行为完成的重大意义,以及行为完成何以能丰富对于非奋争、整合、松弛、和前已讨论过的一切事情的看法。世事的最终完成是完美、正义、美、目的,而不是手段。既然外部世界和内部世界在某种程度上是同构的,并且具有互为因果的辩证关系,那么,我们就接触到了这样一个难题:优秀的人和美好的世界是如何互相造成的?

上述情况与认同有什么关系呢?很可能真诚的人在某种意义上本身就是完成的人或至人。他有时的确体验到了主观的终极、完成或者完美。他的确领悟过这些东西。这也许证明只有高峰者才能取得完全的认同,而非高峰者必然留有不完全的、缺乏的、奋争的、缺少某些东西的状态,他们生活在手段中而不是目的中。或者说,如果真诚与高峰体验之间的关联不是绝对的,至少也可肯定是积极的。

当我们思考身体和精神的紧张以及产生于“未完成”的持续动作时,似乎有理由认为,它们可能不仅与安宁、平静、以及心理健康互不相容,而且与身体健康也互不相容。这里,我们也许还得到了有关理解这样一个令人困惑的发现的线索,即:许多人声称,不知为什么他们的高峰体验近于一种美丽的死亡,仿佛最强烈的生存包含着一种与之相反的东西——希望和愿望就此瞑目。也许正如兰克所说,任何一种完美的结束或终止在隐喻的、神话的或古风的意义上都是一种死亡。

15.我非常强烈地感到,有一种欢悦是属于存在价值的欢悦。关于这种想法的某些缘由前面早已叙述过了,其中最重要的之一是处于高峰体验中的人常谈到的,他既从自身也从外部世界体验这种欢悦,另外,研究者也可以从其外表观察到这种欢悦。

既然英语在描述高级主观体验时力不胜任,要描述这种存在欢悦也就很困难。这种欢悦具有一种遍及宇宙或超凡的随和性质,超越了各种各样的敌视恶意。它完全称得上幸福愉悦、生气勃勃、神采奕奕。这种欢悦具有一种丰富充裕、漫衍四溢的性质,它不是由匮乏性动机驱动的。它超越了支配——服从的两极分化,既以人类的渺小(虚弱)为欢乐,又以人类的伟大(力量)为欢乐。在这种意义上,它是属于存在性的。它有一种凯旋的特性,有时也许具有解脱的性质。它既是成熟的又是童真的。

在马尔库塞和布朗已描述过的意义上,它具有终极的、乌托邦似的、良好精神的、超越的性质。它也可以看成具有尼采哲学的性质。

自由自在、悠然自得、洒脱出尘、无往不适、不为压抑、约束和怀疑所囿、以存在认知为乐、超越自我中心和手段中心、超越时空、超越历史和地域,凡此种种,皆与上述存在欢悦密不可分,亦是其定义的一部分。

最后,就像美、爱或创造力一样,它本身就是整合的促成者。这是因为,它能解决两极分化以及许多难题。它为人类解决自己的境遇问题指明了一个有希望的途径。它启迪我们:解决问题的方式之一就是以此问题为乐。这使我们能同时在匮乏性领域和存在性领域里生活,既是桑乔·潘萨,又是堂·吉诃德,正如塞万提斯一样。

16.处于高峰体验中或经历高峰体验后的人有一种源承神恩、三生有幸的特殊感怀。他们有一个比较共同的反应就是感到“受之有愧”。高峰体验并非可由策划安排而引发,他们往往不期而至。我们常因高峰体验而“喜出望外”。在高峰体验中,我们经常有惊讶和意外之感,以及甜美的“豁然开朗的震动”。

历经高峰体验后的普遍后果是一种感恩之情油然而生,这种犹如信徒对于上帝,以及普通人对于命运、对于自然、对于人类、对于过去、对于父母、对于世界、对于曾有助他获得奇迹的所有一切的感激之情。这种感激之情可以转化为一种敬仰、报答、崇拜、颂扬、奉献等等反应。很明显,任何自然或超自然的宗教起源的自然主义理论也同样如此。

这种感恩之情常常表现为一种拥抱一切的对于每一个人和万事万物的爱,它促使人产生一种“世界何等美好”的感悟,导致一种为这个世界行善的冲动、一种回报的渴望、甚至一种责任感。

最后,在描述自我实现的、真正的人既谦卑又高傲的特点上,我们完全可以从理论上指出一种联系。幸运的人几乎不能完全相信他的命运,感到敬畏者、怀有感激之情者亦复如此。他必须问自己:“我能当之无愧吗?”这种人通过把高傲与谦卑合并为一个独特的、复杂的、超坐标的统一体,以此解决其截然对立,也就是在某种意义上既高傲又谦卑。高傲而又带有谦卑的风味,这与傲慢与偏执狂是两回事。谦卑而又带有高傲的风味,这与受虐狂完全两样。只对它们进行区分会使它们成为病态的现象。存在性态度使我们能把高傲的英雄与谦卑的奴仆合为一人。

结语

我想强调前面已谈及的一个重要悖论,不管我们能否理解它,我们也不能不正视它。认同的目标,包括自我实现、自发性、个体化、霍尼所谈的真实自我、可靠性等等,它们似乎本身既是终极目标,同时又是过渡目标,是必经的过程,是通向对认同的超越的途径。这似乎就是说,它的功能就是消灭它自身。换言之,假如我们的目标是东方人的自我超越、自我消失、摈弃自我意识和自我观照、与世界相融、达到天人合一、物我一体,那么似乎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通向这一目标的途径就是获得认同,获得一个坚强的真正的自我,以及经由基本需要的满足而不是实行禁欲主义。

也许,对于这一理论,我的年轻的研究对象们所报告的高峰体验的两种身体反应都是中肯的。一种是高度的紧张和兴奋(如:“我感到极为疯狂,很想又蹦又跳、大嚷大叫。”)另一种是松弛、平和、宁静、悄然无声。例如,在一次美好的性体验、审美体验、或创造活动的狂热之后,两者都是可能的。或者是持续的高度兴奋、失眠,或者是兴趣全然消退,甚至产生食欲不振、便秘等情况,完全的放松、迟钝、以及深睡等等,也有可能。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行有不得,反求诸己

TOP

心灵高峰体验一点感悟

我的头脑偶尔出现什么也不会想的时间段。仿佛入定似的,思维的静止,目光的空忽,躯体的无意识感,只有事后有点心理上游离的顿觉。我时常回味这种很难光临的心灵高峰体验,但总难用某种语言来表达,不是自己语言的无能,而是真的用语言表达不完整,且有一种预感,只要表达了,这种只能在神秘心空飘佛存在的妙感一定会荡然无存,且还会留下一丝的情绪枯味。我分析过自己这一独特的个人心理感悟,想发现人心中入此境地的奥妙之门。
  我一直深信人类是俱有最高快乐境界的生灵。只有人生命中固有这种快乐源泉,才可让负有基因永恒使命的人类得到心身的统一。细细把我们生活的日常本能,用快乐源泉的概念分析一下,就会发现我们都有快乐的极地。我们的快乐表现在生活中,太平常太自然,以至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东西。

  我们什么时侯在快乐呢?你的文章在你满意的刊物发表了,你心里就有对自己成就感的认同,这一认同就是一种奖偿,心中必会徒生一丝会意的愉快,它同时会表现到你的眼、你的脸,你的语言,这一认同激活你的情绪,相对物欲的时空,在此时就失去了感觉上的沉重。这是工作上获得了希望的期所许带来的快乐感受。那我们在痛苦的时侯呢,大都感到心力疲惫,生理心理都失去重心,行动也失去了方向,时间也延长了。这是都经历的事实。可也有个别的人在种种被动的情况下,很不情愿地经历着痛苦的痛苦,当把你的一要想法,一切希望统统扼杀掉后,让你把原来引起痛苦的根由扩大到灾难的顶点,你彻底失去了原来引起痛苦的一切,你绝望了,你甚至也不想活了,可你却活了过来,人已经不是你原来心中的你了,当生命本能又给了你一片最纯粹的时光,你虚弱的嘴角会流出一束原始的微笑,心空了,眼空了,血管里的血也淡了。你会站起来,那种婴儿般的成熟心境,空灵显出至纯至美的妙境。佛教说是悟了,心理上说是空位了,语言学说是否极泰来,你说是我好轻松呀!这些都可看出,要获得纯粹快乐的感悟,一个难字了得!

  无限快乐在险峰。造物主在预置快乐密码时真是用了天梯才刻好的。生命的性就是把快乐刻进了生灵的最险境地的。它就是一切欲望必须仰视的崇高殿堂。可它确实是生灵能用“情动”可直接产生快乐感觉的真实存在。也是唯一可操纵使自己马上体验疯狂愉悦的手段。这种操作性和实用性,把欲望推到了物化的世界,把灵魂从快乐的主体位上推到心灵神秘的空间。也是灵魂与肉体相融相离的奇点地带。快乐极致是可通过性来操控的,人类的性本能就成为生命基因操纵人类成为其永恒载体的最高法则。可是,欲望之门打开后,性快乐这把生灵最高快乐的钥匙不再具有绝对权威,人类开始出现了性的迷失、性的倒置,也许是人类的本能在反抗被奴役的命运,不再把生育当成性快乐的目的。同性恋出现了,丁克出现了,种种以人类自由为最终目的生活行为方式,开始把性快乐只当成生命中快乐的普通形式,他们在追求比性快乐最自我的愉悦境界。

  音乐不断向快乐顶峰的极限发起挑战。绘画开始出现把原始快乐美感进行支离的分析。体育运动开始把人体固有极限不断逼破。潜水与登山不断在自己生命死亡的临界度上游移。为什么?这一切被视为时尚的行为在向我们说明什么?我在不断关注这些命题的同时,所思辨到的、所假想到的、都是边缘上的脚注,人类在不断突破自身固有快乐极限的同时,其实在创造人类自己异化(变异)的奇迹。音乐、绘画、极限运动、求禅悟理等等正向自我挑战,只要是人类自主的正向行为都是生命基因固有程序的活化。突破死亡也是生命将会出现的现象,只是不会再有我们文明文化中所固有的形式。

  可是负性的快乐追求也出现了。在人们开始越过可操纵的性快乐的标杆后,又开始寻找实用的易操作的追求快乐境界的方式。或许是自然物物之间、物人之间一定存在某种隐性的全息交流规则,鸦片植物就被人类发现了达到比性快乐更高的感官愉快之功效。从生态学上就和人类发现谷物能充饥一样具有可比的生物意义。这种以生命肌体生理功能为代价的追求极致快感的行为,是能达到快乐最极致的境地,我认为这是以身体死亡为目标的快乐游戏!死亡快乐,一种灵魂与肉体分离产生的近距离脉冲的体验,是不可逆转的瀑布式的快乐崩溃。毒品在破坏正常生理平衡后,只有建立起毒性的平衡才可出现快乐物质流向的落差,产生快乐撞击的愉悦境界。那种“飘态”是死亡前的快乐,我想这种“飘态”是人体本身应该固有的生理状态,我就想这可用来证明死亡在某一阶段,可能是在灵与肉分离的交互间,对生的解脱是由这种快乐做为最后的赠馈的。死亡快乐也成了快乐境界中最极致的一种。

   

  追求快乐是我们生存的权利。选择追求快乐的方式也是每个人自由的权利。如何让快乐具有人性的魅力,如何让快乐不要过于依懒实用操作性强的性,如可让快乐远离靠毒品追诱死亡的游戏,这就是做此日志的目的。

  回到我开头的个人特殊心理体验,这种体验我一直把她叫着“高峰体验”,我知道它是人性的一种客观存在,是可通过一种人性化的修练能健康地获得的。性生活是能体验到这种激烈的感官快乐的,但它的瞬间性和爆发性,很难让人悟到快乐背后的人性真谛。我一直相信有这么一扇门能进入这种至妙至美的快乐纯境,但它难总结成条文的经验,那这是什么呢,是痛苦之后的痛苦解脱?是禅悟至理后的精神愉悦的共鸣?是东方神秘“默神文化”中出现的你我心中一直关注的心中原神?我不能回答出来,但却不时出现的“高峰心理体验”在给我暗示寻求这扇快乐这门的钥匙。

  快乐体验耐人寻味,我想古时的老子和庄子是意会到了这种独特感觉的。他们的修养现在被认为的消积的无为精神,这似乎有点带上了现代文明注释的烙印。把追求心灵生活当成人生的主题时,那不一定就是消极对待人生,追求心灵的境界必须要有积极的生活主张,老子与庄子能取得快乐真谛的感悟,没有一种积极的精神是不可能达到的。

  人人都有享受人快乐的方式,为了满足人性本能的快乐需要,我们都在自觉与不自觉地享受本能的快乐和追求快乐最完美的实现途径。有序的宇宙必有快乐完美实现的秘笈。

  天地法则,全息演绎,生命玄妙,快乐之门!
行有不得,反求诸己

TOP

阅读中的“高峰体验”是阅读的最高层次。

阅读中的“高峰体验”是阅读的最高层次。

“高峰体验”本身是一个心理学概念,它是指在日常生活、学习、工作、文艺欣赏或投身于大自然时,感受到的一种奇妙、着迷、忘我并与外部世界融为一体的美好感觉。这种使人情绪饱满、高涨的“高峰体验”往往难名其状。马斯洛认为:那些心理健康的成功者几乎都有这种“高峰体验”,而且次数频繁。因为他们的成就阈值更高,更有自信心,更少抑郁等消极情绪,因而他们的心理更健康。这里所说的“心理更健康”,并非单指“善于适应环境”,而是泛指“更有自主性、更具独立性”。我们从阅读心理学角度,对这一概念加以诠释。

    ①高峰体验的特征

    A、愉悦性。高峰体验可能是压倒一切的敬畏情绪,也可能是极度强烈的幸福感,或甚至是欣喜若狂、如醉如痴、欢乐至极的感觉。马斯洛认为:对于高峰体验,每一位“心理健康的人都可享受到.它是一個人在最高欢愉及滿足感的时刻 ”的体验。在这种体验中,高涨的情绪和美妙的感觉可以更好地愈合心灵的创伤,使人振奋向上。阅读者的高峰体验会使阅读者把阅读行为看成是生命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读者对文本的痴迷,一点也不亚于恋爱中的痴迷状态。

    B、忘我性。高峰体验不仅具有独立性和自主性,而且具有忘我性。独立性和自主性是指行为不受经典意见(包括作者意图)的左右,忘我性则是体验达到的一种至高的境界。马斯洛说:“在自我实现者的正常感知中,在普通人中间或达到的高峰体验中,感知相对而言可以是超越自我、忘却自我、没有自我的……它能够以对象为中心而不是以自我为中心。换言之,感知体验可以围绕对象组成一个中心而不是建立在自我的基础之上。这些人好象是在感知某种具有自身的独立现实、不依赖于观看者的东西一样。在审美体验或爱情体验之中,自我有可能迷醉于对象,或者完全‘倾注到’对象之中,从而消失得无影无踪。一些研究美学、神秘主义、母性和爱情的论者,例如索罗金甚至说,在高峰体验中,感知者与被感知者可以说是互相认同的,两者融为一体,形成一个新的、更大的整体,一个超坐标的单位。”

    C、超越性。高峰体验时,常常产生一种超越时空的感受。马斯洛说:在高峰体验中,“我们可以看到一种时空莫辨(disorientation in time and space)的特征。在这种时刻,人在主观上已脱离了时空。在创造的迷狂之中,诗人或艺术家全然没有意识到他周围的环境以及时间的流逝。当他如梦初醒时,他绝不可能判断到底逝去了多少时光。”“更有甚者,我们还常常听到特别是情人们报告说,时间的迁延全然消失了……他们仿佛以某种方式生活到另一个世界中去了。在那里,时间停滞不动而又疾驰而过。对我们的普通范畴来说,这无疑是一个悖论和矛盾。” 冯友兰对时空的超越也有类似论述:“他觉解人虽只有七尺之躯,但可以‘与天地参’;虽上寿不过百年,而可以‘与天地比寿,与日月齐光’。”

    D、短暂性。高峰体验常常是瞬间产生而又转眼即逝的,它常常是来得快,去得也快。在阅读中,高峰体验常常被描绘成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阅读经验。美感可以长久的留在我们的记忆里,但至高的美感情绪,最高的审美境界,却是短暂的,好象灵光闪现一般。尽管如此,个人的修养、经验、阅读技能的高下等,均会在无形中支配着人的这种体验。

    ②产生阅读高峰体验的条件——

    A、“异己”性阅读让位于主体性阅读

    “异己”阅读不是阅读主体的创造,而是一种主体之外的符号与权力话语,这种权力话语一旦确立,所有的边缘文化及其他声音便无法动摇其霸权地位。“异己”阅读使读者与文本之间产生了认知距离,阅读不再是一种充满发现,充满愉悦的审美享受,而是一种枯燥无味的经典认同活动。

    主体性阅读不是以主体肆意干预文本,而是摆脱经典式的符号与权力的结论性话语,依凭主体对文本本身的感受、体验与理解而进行的充满发现、充满快感的阅读。

    B、纯理性阅读让位于审美性阅读

    阅读范式的重构具有重要的意义。阅读实质是读者对文本客体的主体性扦入,是文本意义与读者互动的过程,这种互动必须建立在阅读主体对文本的阅读有充分的体验的基础之上。在缺乏主体性体验的阅读中,任何文章实际上都不是经典,只有在文本意义与主体体验契合的域值内,经典方才回归。因此,阅读应该是一种享受,充满了精神上的快感。而最大的快感就是一种情绪上的高峰体验与认知上的全形契合。

    以“快感”为基础的阅读是一种关怀主体体验的非“霸权”式的解读范式,在这种阅读中才能产生震荡心灵的共鸣,并最终提高阅读者准确而富有个性的阅读文本的能力。

    ③高峰体验对阅读技能的要求——

    高峰体验不能仅仅依赖,甚至不能主要依赖阅读技能。事实上,在阅读的高峰体验时,技能只起隐性的作用。换言之,进入高峰体验时,技能已不存在于意识中,它只在潜意识中起作用。但阅读技能对高峰体验也并非没有意义,技能可以促进我们进入这种状态。
行有不得,反求诸己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