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比血缘还亲的是一颗懂得感恩的心

40多年前,她抱养了奄奄一息的他,视如己出。多年来,她总以为知道身世、找到亲人的养子,终会离她而去。然而,他却把她接到深圳,如生身母亲般地侍奉。她激动地对本报记者说——
比血缘还亲的是一颗懂得感恩的心

本报记者 刘一平    来源:深圳特区报

倾诉人:刘淑杰,79岁,退休

  记者联系刘淑杰,约定去她的住处采访,最后叮嘱她不要关手机,以便联系,她回答说:“不关,黑白(指昼夜)不关。”上周六的下午,刘淑杰告诉记者,手机是儿子买给她的,刚学会用,“那天我告诉你我黑白不关机,你知道为啥?因为我还没有学关机,不知道怎么关。”

  阳光下她呵呵地笑起来,不太像一个生于1930年虚岁79的老人,身体还算硬朗、也还耳聪目明。她要对记者说的,是她45岁的儿子,虽然是她领养的孩子,对她却比亲生儿子还要好,比血缘还亲的是孝心啊。

  1 儿子平静接受身世

  刘淑杰是黑龙江绥化人,结婚多年没有子女,三十四五岁的时候,一位搬走的老邻居特意过来告诉她,有个1岁的男孩刚没了母亲,亲戚帮着带了个把月,孩子很瘦,看上去好像不太行了,同龄的孩子早就学说话学走路了,可他还坐不稳。这位老邻居跟孩子的亲戚是邻居,看在眼里,建议刘淑杰:“孩子没妈挺可怜的,人家也是一群孩子要带着,有时照顾不到他,你没有孩子,还不如把这孩子要来。”

  刘淑杰寻思:带孩子吧,自己身体也不好;不带吧,这孩子又可怜,没有妈,还是去看看吧。正是初春时节,到处都在化冻,她在泥泞的路上走了几里路,抱回了孩子。邻居们都来看孩子是什么模样,纷纷表示怀疑:呦,这孩子很瘦,能带活吗?淑杰你可没有带孩子的经验。刘淑杰没有去想孩子能不能活,只管尽心照顾,不到一个礼拜,孩子的腰板就挺起来了。

  孩子渐渐长大,转眼已经是初中一年级的学生,用刘淑杰的话说,孩子“很仁义、不惹事”。她在心里寻思:孩子的身世,还是要自己亲自告诉他,瞒着孩子不合适。孩子刚抱来的时候,他的生父还来看过几次,不到两年,孩子的父亲也病故了,刘淑杰不知道外面是不是有人跟孩子风言风语地透露过一些什么,但她觉得,孩子这么小没了爹妈,太可怜了,自己不能瞒着他,否则将来对孩子、对自己都不好。

  同样是在春天,刘淑杰认真地跟孩子谈话,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他,并且说:“我带你不是为了养老立户,是为了救你一条小命,把你抚养长大就行。”她至今清楚地记得,当时十三四岁的孩子反应非常平静,只说了3个字:“今后看。”

  此后,刘淑杰也并没有觉得孩子与以前有什么不同,也许他私下里没人的时候也曾偷偷地难受过?但在家里还是性格温和、话不多不少的,对养父母还是一样的孝顺,刘淑杰记得自己生病的时候,孩子特意去买来最细的面条,煮好了喂给她吃。“他从来都没有对我们大声说过话,也没有抱怨过我们。”

  儿子结婚后,与养父母继续住在一起,两年后还给老人添了孙子,一家人的日子热闹起来,但还是一样的和气。

  儿子的亲生父母共生了6个孩子,他最小,说来也巧,他的姐姐跟刘淑杰的一位邻居结了婚,当然起初谁也不知道,后来儿子的家人多方找到这个最小的弟弟,此后开始来往。

  刘淑杰对儿子的姐姐说:“以后你们能不能让孩子回到你们身边,我走后孩子可就没有亲人了,挺孤单的,我可以给他改户口、改姓氏。”事实上,她心里也舍不得,儿子虽是领养的,但她视如己出,老伴也很喜欢这个孩子,他要是离开了,自己不也就没有亲人了?但她从心里觉得,孩子既然找到了哥哥姐姐们,毕竟血缘关系在那,不能割断人家的骨肉亲情。他的姐姐连说这不行:“要是没有你,也就不会有他的今天。”

  2 侍奉养母不离不弃

  一天,三四岁的孙子跟奶奶一起玩,说去地里抓蛤蟆了。刘淑杰随口问:“你抓蛤蟆干啥?”孙子说:“妈妈不让说。”刘淑杰道:“那就不说吧。”她猜想,很可能是儿子带着一家三口,跟哥哥姐姐们去迁祖坟,孙子看到地里有很多蛤蟆,于是抓着玩,不过儿子去做了这些事情,回来却没有跟养父母说。

  刘淑杰心里有时候感到有点难受,儿子这些事情,都不跟父母说了,也许是怕说了养父母难受?但毕竟那是他的血缘,怎样都是亲的,自己再舍不得,也要接受现实。相比之下,她觉得自己还算挺淡然的,但她知道老伴心里比她难过多了,他很喜欢儿子,倾注了很多的爱和心血,所以很害怕儿子有一天会离开这个家。不过,老两口从来没有就这个话题谈过,彼此都搁在心底。

  儿子也还是对他俩孝顺,看上去没啥变化,可能他心中有想法,但不说?刘淑杰也不问,闲来就会想起儿子结婚的事情。儿子的老丈人家当时提出多要一份彩礼,可能他们当时有些想法,觉得刘淑杰和老伴又不是儿子的亲生父母、加之刘淑杰他们还有自己的侄子,将来老人也许不会把财产给儿子而给侄儿,因此提出一些额外的要求。当然,这也只是刘淑杰的猜测,也不满意亲家的做法:该给的彩礼都给了,怎么还要?这个家以后还不都是孩子的,再说,就这一个孩子,还能对他不好?因此坚持不给这份额外的彩礼。不过这么一闹腾,刘淑杰的心脏病就犯了,在婚礼当天突然休克。儿子一开始不知道养母的这些想法,后来知道了这件事,什么都没说,并没有责怪老人的意思。刘淑杰知道,儿子是好孩子,明白事理。

  1999年,刘淑杰的老伴患重病需手术,前后在医院住了20来天。“那时我也年纪大了,儿子不让我去,他专门请假,那段时间对我老伴照顾得可好了,白天黑夜地服侍,老伴生活不能自理,儿子就给他喂饭喂水,我老伴大便干,解不出来,人很痛苦,儿子就用手一点点帮他抠出来。”刘淑杰说,这些事情,一件件都很清楚地在她的脑海里。

  老伴出院后,白天刘淑杰照顾,晚上儿子接班,不过他经常白天很快把工作安排好就回家顶替母亲,让刘淑杰多休息。也许是劳累过度,儿子也感到了不舒服:“妈,我老是渴,想喝水。”刘淑杰催他去医院检查,结果是糖尿病。

  2000年老伴的病情加重,又住进医院,刘淑杰知道,虽然老伴嘴上从来不说,但心里对儿子非常疼爱、也非常依赖,老两口结婚几十年,感情一直很好,但从来没有交流过关于儿子和将来的有关话题,也许是不想轻易触及这个心结。

  老伴到了人生的最后时刻,有句话如骨鲠在喉,寻思了很久,他对刘淑杰挥挥手:“你出去一下,我跟儿子说句话。”刘淑杰不答应:“你说吧,我在旁边没事。”老伴于是转过头,看着儿子,语气极力平静:“你妈一手把你拉大,年纪也大了,以后你要好好照顾你妈。”“爸,放心,我以后一定照顾好我妈。”儿子也同样语气平静。刘淑杰听了,心情很不是滋味。三个人心情都很不好受,但这时谁都不敢哭。

  刘淑杰其实想过,自己老了,啥都不能干,跟孩子在一起,不是拖累孩子吗?所以她想将来独立过日子,后来见孩子没有提过这些话题,她也就没有提起。

  3 接母来深颐养天年

  儿子的大哥先来到深圳,随后其他的哥哥姐姐们也都逐渐从东北来到深圳。儿子对刘淑杰说,他也想来深圳打工。刘淑杰不太愿意,怕孩子这一走就不回去了,但最后还是点了头,她想,儿子毕竟也要与自己的哥哥姐姐们骨肉团聚,自己不能阻拦。儿子来深圳后,媳妇和孙子也来了,刘淑杰独自在东北生活,准备认命,做好了思想准备,觉得自己的晚年生活很可能要孤独。

  儿子来深圳两年后,几次给母亲电话,叫她也过来,刘淑杰都说不想来,觉得深圳毕竟不是家乡,而且天气太热,说话也听不懂,过去了生活会不习惯。儿子说,你不来我会惦记你,那我就不在深圳呆,回去了。儿子这样说,那自己还能不来?自己不来,儿子跟哥几个怎能团聚?他小时候没爹没妈,现在与哥哥姐姐团聚,也是高兴的事,所以刘淑杰虽然心里也难,但去年8月底,还是来了深圳,这时她已经虚岁78了。

  当时儿子在沙头角的一家餐馆打工,刘淑杰和媳妇、孙子住莲塘,10月她去沙头角回莲塘时,上车不小心崴了脚,肿得厉害,去卫生间都是拄着板凳挪过去的。儿子知道后,买了好多吃的回来,叫母亲别下楼了,还特意买了台冰箱,给母亲放食物,尽管为此刘淑杰还反对过:“冰箱就别买了,租房住,来回搬家搬来搬去的可惜。”

  过两天儿子回来,刘淑杰告诉他最近老抽筋,可能是缺钙,让他买点海菜、虾米。儿子就到附近买了带鱼、海菜和虾米,回沙头角后,又买了一包带鱼,弄干净后包好,跟其他一些熟食一起带给母亲。

  休养了好长一段时间后,刘淑杰的脚终于能走路了,儿子叫她“去福田区海滨广场一带溜达溜达”。刘淑杰对孙子说:“你爸可能要去那儿打工了,让我先去踩点看那好不好。”她去了,回莲塘告诉儿子那儿挺好,儿子说:“那以后我们就搬去那吧,那里一家餐馆老板说让我们全家都过去。”儿子性格温和,一直都人缘挺好。农历春节前夕,一家人从莲塘搬到福田区海滨广场,赶着餐馆在春节前的开业。

  “到现在,儿子对我始终不变(对我好),我也天天在餐馆吃饭,家里都不开伙了。”刘淑杰笑着对记者说。不过,餐馆员工早上11点才开饭,刘淑杰不习惯,儿子就给她买来电炉、米、鸡蛋和各种糕点,让母亲早上煮粥吃,还买来咸蛋,让刘淑杰有点心疼,因为她觉得咸蛋太贵了。儿子每天早上四五点就起来干活,人都瘦了。

  “现在嘛,真是!”刘淑杰长长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表示感慨,“你说我跟这孩子,既没有血缘、又不是邻居,就是领养了他,对我这么好,我心里有点不得劲了,自己养的都没有这么好啊!”儿子的哥哥姐姐对刘淑杰也好,今年过年刘淑杰在儿子的大姐家吃饭,他们哥姐几个还给刘淑杰红包,让刘淑杰心里很不安:“我也没干啥,对我这样好!”一次与儿子的姐姐散步,她对刘淑杰说:“大娘,别有啥想法,我们对弟弟啥想法都没有,你安心。”

  刘淑杰觉得,儿子太可怜了,没爹没妈,外出打工吧,还这么累、这么辛苦,“但儿子对我是真好,真没法说,我现在根本不能跟他提啥,一提他准保给我买回来。”


  4 手机见证幸福晚年

  跟记者说话的时候,刘淑杰的手里,一直拿着一个红色的手机,提到手机她就乐了:“这可笑死我了。我说不买不买,我啥也不会,买了干嘛,可儿子坚持要给我买,好不容易才学会怎么用。”

  手机是去年她来深圳一个多月时买的。儿子早就说要给母亲买个手机,刘淑杰都拒绝了,一天她和儿子、孙子出门溜达,就到了商店的手机柜台前,刘淑杰才知道,有的手机真贵,要上千块钱,少的也要六七百。她说不要买,自己也不会用手机,买了也浪费,儿子说,那有啥,学呗。她问,那打手机花不花电话费?听儿子说花呀,她说那更不能买了。儿子说不买不行,你要出去找不着家就能打手机了。刘淑杰问:“我给谁打?怎么打?号码也不知道。”儿子说这不要紧,号码可以给你写上。孙子还出主意:“就买大娘用的那一款,那个手机字大,奶奶容易看。”刘淑杰还是叮嘱儿子别买,儿子也不说什么,但几天后就买回一个手机给母亲。

  儿子和孙子开始教刘淑杰用手机,好在这款手机功能比较简单,正合刘淑杰的意愿,在她看来,那些功能太多的手机“乱七八糟”,反而不好用。不过,学习使用手机对年近80的刘淑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前学后忘,她问孙子:“这手机咋整?你爸教我我没学会。”孙子说:“奶奶,你真笨啊!”祖孙俩都笑了。有时候刘淑杰听见手机铃响,等响完了才去接,孙子告诉她:“铃响完了不就是人家把电话挂了,你还哪能接到?”

  初用手机刘淑杰不太习惯,一天她没有带手机就要出门,孙子看着她:“奶奶干吗不带手机?你要是迷路了怎么找你?”儿子也说:“带啊,别不带。”一次刘淑杰与一位同乡老太太一起去仙湖植物园,没有带手机,回来孙子说:“奶奶,你要是真的丢了,谁能找到你?手机以后带着啊!”孙子还专门给奶奶一根手机挂绳,让奶奶把手机挂在脖子上。刘淑杰偶尔心里还寻思:绳子这么细,会不会断了?

  学了好长时间,如何用手机接电话、打电话,刘淑杰终于都学会了,就是不会关机,因为没有学过。“你叫我别关机,我说黑白(指昼夜)不关,因为我不会关机。”她看着记者,呵呵地笑起来。

  作为一名79岁的老人,刘淑杰平时的生活就是到处转转、跟老姐妹们在广场晒太阳、偶尔一起打打麻将,但也时常觉得老了没意思,啥都不懂不会、还担心成为孩子的拖累:“以前听到人家说老了没意思,我还不同意,我还说老了多好,孩子都大了,自己不就要享福了?人家说你不明白。是的,我现在明白了。”

  但同时她觉得自己很幸福:“跟社区的老人家唠嗑,确实我比他们有的人幸福多了。有不养老人的、有打骂老人的、还有的老人气得把自己养大带大的孩子轰出门去,我幸福多了,儿子经常给我钱花,几十几百的,叫我想买啥买啥、想吃啥吃啥,很多老人都说我‘你儿子真好’,可不是真好?儿子这样,我这心能不舒服不愉快?儿子打工挣钱,还给我花钱,抓拉几个才能找到我儿子这样的?”她叹了口气,眼睛盯着远处,脸上是发自内心的微笑。

  记者手记

  朴素亲情似血浓

  刘一平

  一般而言,一个交织着血缘与领养的故事,往往会产生一些冲突,那些微妙而复杂的况味,让处于事件之中的各方都要经历心灵的巨大冲击,但在刘淑杰的故事中,我们很少看到这种冲突,那些复杂的情愫,都被她一带而过,甚至没有提到,要我问了她才说一点。

  在我看来,这并非是一种隐瞒,而更多的是刘淑杰老人的性格:做人本分、接受现实、不作非分之想。因此,当儿子对她孝敬有加,她在感到幸福的同时,甚至感到了一点愧疚。

  我理解她的这种情感。她一直对我说儿子对她太好了,让她感到很幸福,但其实有时候她会觉得自己成了儿子的拖累,儿子打工那么辛苦,自己却不能做些什么替他分担,因此她心里有些“不得劲”,寻思要对记者夸一夸好儿子。这,既是一个老人的想法,也是作为养母感觉到养子的爱的特殊感受,毕竟没有血浓于水的亲缘关系,儿子却对自己这么好,她不太敢安心享受这种挚爱亲情,觉得有点愧疚。

  这是一种非常朴素的情感,没有热闹喧哗,也没有惊天动地,但你无法否认其中的母子亲情,无言、质朴、深厚。因为这是发自人心最深处的爱与善。事实上,就像老人尽力抚养养子,并非为了某种回报,如今养子对母亲的回报,也同样出自这种爱与善。

  刘淑杰老人并没有把见记者一事告诉儿子,担心儿子会阻拦她,因此,我也就放弃了采访刘淑杰老人的儿子的想法。这是老人的一个心愿,我应该尊重。
行有不得,反求诸己

支持一下,很不错
追寻心灵初始的美丽,塑造人生最真的感动!心灵在线,美的追求!  

TOP

平凡的感恩在现今社会更加珍贵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