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举案齐眉见道义

举案齐眉见道义

后汉时期,有一位叫梁鸿的读书人,是扶风平陵地方的人,家境十分贫寒,父亲早早就过了世,当时正值乱世,梁鸿年幼,无力葬送,只得用一张草席裹住父亲下葬。

父亲去世后,家里生活更加艰辛,梁鸿虽然年少,但很坚毅,他刻苦求学,曾被保送到当时最高的学府「太学」里学习。因他聪明好学,精通经史典籍,为人又有德行,使得当时的人都很敬佩他。

后来,梁鸿回到了家乡,继续学习以提升自己。

乡里有许多人家,见梁鸿一表人才,气质儒雅,为人勤劳踏实,又有着高深的学问,很仰慕他高操的品德,都希望把女儿嫁给他,前来提亲的人非常多,其中不乏有位高财多之家的貌美女子,但都被梁鸿婉言谢绝了。在梁鸿的心中,始终尊崇道德,并不贪慕名利财色,他是希望能够找到一位志同道合的人,能够成就彼此的道德学问。

同乡里,有一位孟家的女儿孟光,她生得肥胖,皮肤很黑,相貌丑陋,力气又很大,能够把舂米的石臼举起来,但她贤淑知礼,聪明有德。

孟家的家境极为富有,前来提亲的人也不少,但每每有人来提亲时,征求孟光的意思,她总是不愿意,一直拖到三十岁,还是没有成亲。

孟光的长相虽丑,但她从不因此而自卑,也不因富有而骄慢,她不愿追求名利富贵的生活。在她的内心,重视的是品德的修养,当见到前来求亲者,大多重视的是家中的财富,她自然是不愿意。

虽然年龄很大了还没有成亲,她并未因此担忧,每日依然尽心孝敬父母,安于本分,习女功,学道德。纵然有人因此说些什么,她也从不放在心上。

孟光有如此坚定的信念,父母却很焦急,看着女儿一年比一年大,还是没有成亲,终于忍不住责问女儿:「这么多年来,有这么多的人前来提亲,其中有富家的子弟,也有相貌俊朗的人,或是有地位,或是有才华,可你每次都不肯答应,现在都到了三十岁了,还没有满意的人家,你到底是想要怎样的人才行呢?」孟光于是回答说:「希望节操能像梁鸿那样的。」

当梁鸿听到了这样的话之后,刚开始感到有些惊讶,闻知孟光的贤良品德,内心也很感佩这位女子,便请人上门提亲,孟家便也高兴地答应下来。

到了成亲那天,孟光穿得十分华丽,涂脂擦粉,装扮一新,大家都高高兴兴的,可梁鸿从成亲那天起,一连七天都不理睬妻子。

孟光很奇怪,就跪了下来,请问梁鸿原因。梁鸿这才说道:「我是希望有一位穿着粗布的衣服,生活俭朴的布衣妻子,能够同我一起过着隐居的生活啊。如今你却穿着绫罗绸缎,描眉粉饰,这怎么是我所希望的呢?」

孟光一听,会心一笑,说道:「原来如此,您有这样的志向,我也已备有隐居的服饰。」于是进门换了粗布的衣服,挽了一个像椎子一样的髻走了出来,梁鸿见了,知道妻子与自己志向相投,于是很高兴地说:「这才真正是我梁鸿的妻子啊!」并为妻子取了字叫德曜。

后来,两人一同隐居到了霸陵山中,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梁鸿下地干活,孟光就在家中纺织,做家务,十分勤劳。闲时,他们便一同读书、弹琴,学习道德学问,生活虽然俭朴,但很快乐。

之后,他们一家又搬到吴下去,住在吴下一户大家皋伯通家里的廊下,靠替人家舂米过生活。

每当梁鸿回家的时候,孟光已经准备好了饭食,并且将饭食高高地举起,端到丈夫面前,托盘的位置与眉毛并齐,不敢抬头直视丈夫,一副很恭谨的样子。梁鸿也是很庄重地接过来,两人相敬如宾,以礼相待。

有一次,皋伯通看到了,感到非常惊讶,说道:「这位做工的人,能使得自己的妻子这样尊重自己,一定不是普通人。这对夫妻必定是两位隐居的君子了。」于是请了梁鸿夫妇住在自己的家里。

梁鸿于此之后,便潜心下来,专致著书有十几部。后来身体病得很严重,便跟主人皋伯通说:「往昔的时候,延陵季子出使齐国,在返回的路上,他的长子去世,于是就葬在了嬴博之间,并没有回到乡里,现在,也请别让我的孩子在我死后,将我的尸体运回故里。」

当梁鸿去世以后,皋伯通等人便要求能够下葬在吴下一位叫要离的墓旁,他们说要离是一位忠义的烈士,而梁鸿是一位清净高雅的君子,可以让他们在一起。下葬以后,孟光便带着孩子,回到了家乡扶风。

君子听到了此事,认为像梁鸿的妻子这样不追求富贵,能够安于贫困生活,重视仁义道德的女子,是很贤明的。而梁鸿也注重自己的品德修养,不贪财色,不好名利,乐于追求自己道德学问的提升,都是很让人敬佩的。
行有不得,反求诸己

返回列表